工体西路的夜店

大哥问她们:” 你们会唱歌吗?” 六个姑娘异口同声地回答:” 会!”

” 那来首《爱拼才会赢》?”

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 202 个故事

Pm 10:00

晚上十点,对于大多数北京人来说,一天即将进入尾声。但在工体西路的夜店,躁动才刚刚开始。

此时店里放着舒缓的音乐,DJ 台后的显示屏播放着维密秀。四十多岁的客服经理丽姐正在给三十多位陪酒姑娘训话:” 陪客人期间绝对不准玩手机,去洗手间不允许超过十分钟。”

几个白领早早就来到夜店,她们不太会喝酒,只点了两瓶干红。看到她们气氛有些冷清,我说:” 要不我陪你们玩会色子?”

她们摇头,问:” 这里怎么没有人呀?”

” 你们来早了。等会人挤人,根本都走不动路。”

十点半,四个穿着丁字裤的东欧少女走上舞台围着钢管跳舞。气氛变得热烈,黑暗处传来几声响亮的嘘声。她们跳完一首歌后,在内保的护送下离开。

这是一批乌克兰美女,夜店每晚给她们每人 300。目的是让客人以为店里常有外国美女出没,给人一种会有国际艳遇的错觉,但事实上这种机会几乎没有。她们多半是留学生或者模特。

找来的一群外国男生在店里可以免费喝酒,虽然是我们用其他客人喝剩下的酒兑的。

总经理说:” 夜店没有外国人,根本就没有顾客来。”

几个女生走进店里,很快和几个黑人男生打成一片,一群人在沙发上玩得热火朝天。

在洗手间,我碰见黑人领着姑娘一起进入同一间格子,赶紧报告给内保。四个内保刚开始细声细语要求他们出来,后来直接砸门。过了五六分钟,他们才走出格子间。出来以后她一直责问我们为什么砸门。

我忍不住问了她一句:” 你们为什么喜欢外国人?”

她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” 关你屁事,你就一 waiter”  。

2015 年 8 月,我第二次北漂。听说夜店的收入十分可观,便去工体西路夜店当服务员。我很少拿到小费,一个月下来,我的工资全店最少,还没有清洁工多。

我们在夜店听着外文歌,看着外国人,喝着外国酒。有时候我差点忘了自己还在中国。

Pm 11:00

十一点。团购的客人必须到夜店,这个时候夜店客人并不是很多,需要更多的顾客烘托气氛。每逢周一至周四,我们会在网上发布团购信息,打出的噱头是猎艳。

一个参与团购的客人扯过我问:” 你们这里有艳遇吗?” 他看上去三十五六岁,穿着不太光鲜。可毕竟是客人,我不能打击他,只好说:” 夜店哪有这么多艳遇,人家女孩子都是跟朋友来的。不可能给你机会搭讪。”

他叹了一口气,又问:” 你们这里有陪酒小姐吗?”

夜店里人头攒动,气氛高涨。阿为凑到我身边说:” 我发现你们店里的美女越来越少。”

和阿为认识纯属偶然。那时他准备追求我服务的卡座上的一位女孩,但桌上有几对男女,他没有理由上前搭讪。于是他给了我 100 小费,让我去介绍一下,说他是经常来夜店的富二代,问问能不能拼桌一起玩。

当晚阿为成功把那个姑娘带回了家,他其实是个房产中介,不是什么富二代。

” 那是你要求高,我一眼过去全是美女。” 我一边对着其他顾客微笑一边小声回他。

十分钟后,阿为被人打了。原因是阿为搭讪姑娘,人家的男朋友去洗手间回来刚好撞上。

这时我听到一个姑娘大声说:” 先生,我是陪酒小姐,但请你尊重我和我的职业。”

客人随即从包里拿出一沓钱递给她。随后,一只肥大的右手伸进了她的衣服,她没再阻止,反而迎了上去。

坐在隔壁桌的小康叫我给他拿个白兰地杯。小康是 97 年的,干过两年美发,现在是店里的男公关。每天上班前,他都要要花一个小时给自己化妆、弄发型。他和我同一天进入夜店,我们住同一间宿舍,他睡我上铺。

我给小康拿了白兰地杯。小康附在我耳边说:” 你下班后,帮我把包拿回宿舍。”

” 你这是要跟大姐出台?”

” 什么出台?就是出去吃个饭。”

凌晨 12 点还差十多分钟。舞台徐徐升起,几个演员开始登台表演,人们停止玩游戏或聊天,站起来看是否有自己想看的内容。十二点一到,舞台上会准时喷出彩带或者细碎的白纸片。

00:00

零点,夜店的气氛进入高潮。Apple 走上 DJ 台开始喊麦。他来自尼日利亚,八年前来到中国,起先准备当一名歌手,但最后学会了喊麦。他去过中国很多城市,能说一口较为流利的中文。

夜店经常会来些富二代,某国民老公来过一次,随行的有好几个人。其他服务员告诉我,我才知道是他。

一次我倒酒时,不小心把酒洒在了一个富二代身上。我赶紧道歉,心想这身衣服不会要几万吧?他倒是很大方,笑着说没事。

老何正在陪客人玩色子。客人输了只需要喝一小口酒,但他输了心甘情愿喝完整整一杯。夜场销售这个行业没有保底,完全凭个人能力,不到三十岁的年纪,老何已经得了酒精性脂肪肝。他曾经当着客人的面一口气喝完一瓶白兰地,客人刚刚鼓完掌,他就瘫倒在沙发上爬不起来。

” 等会我喝醉后,你记得五分钟叫我一次。” 老何今晚对我说。

此时服务总管小林喝完了一杯酒,又自己给自己倒满一杯。我赶紧抢了过来,这是在上班期间,喝醉了肯定要被领导骂。

有一次小林问我:” 你说我女朋友漂亮吗?”

” 挺漂亮的呀。” 我见过小林的女朋友几次。虽谈不上特别漂亮,但是个挺可爱的姑娘。

” 你别蒙我。她一点儿也不漂亮。比不上夜店里任何一个姑娘。”

小林开始和夜店里的姑娘玩暧昧。女友逼婚不成,最后回了四川老家。

小林追回四川,可女友已经和别人结了婚。

Am 02:00

凌晨两点的夜场,播放着欧美流行乐。夜场里很少有中文歌,除了前一两年播过几次的《小苹果》。

小何今天叫了一位女性朋友来陪客人。她喝了不少酒,起身准备去洗手间,但站起来摇摇晃晃,像随时要倒的样子。小何叫我扶着她,免得她不小心摔倒。她推开我,” 我没醉,你不用扶着我 “。

在上台阶的时候,她一个趔趄,还好我拉住她的手,不然她隆过的鼻子可能要错位。她重新站好,喷着一口酒气,” 谢谢你,等会我给你找客人要小费 “。

” 没事,应该做的。”

” 好吧,但是你千万别想泡我。”

我笑了一下没有接话,继续扶着她去厕所。

当晚她得到了一千小费。看见客人是有钱人,她暗示过客人可以带她回家,但客人说工作很忙,独自离开。

凌晨两点半。部分客人陆续离开,一些客人则没有去意。此时销售会从外面叫来一些少男少女烘托气氛,唯一的条件是女生要比男生多,如果男生比女生多,会拒绝他们进入。她们一样可以免费喝酒,一样也是兑酒。

其中一个女孩拉过我问:” 服务员,你们这里来过明星吗?”

” 当然有,但是他们大多进包房,在大厅一般看不见。”

” 我还为能遇见明星呢。” 她有些沮丧地说。

Am 03:00

凌晨三点,夜店音乐再次变得舒缓。本以为没有生意再来,但一个有钱的常客晃晃悠悠地在销售的带领下坐在我服务的卡座上。

我半蹲在大哥面前,拿起台灯照着酒单,问:” 大哥,您今晚喝什么酒,要不马爹利?”

大哥吐出一口酒气,大手一挥,” 行 “。

后来大哥点了 10 瓶马爹利 XO,以及三个六层大果盘。六个姑娘叽叽喳喳坐在大哥身边,举起酒杯向大酒敬酒。

大哥指着身边的姑娘,对我说:” 这是大嫂,这是二嫂…… ” 我依次叫了六个嫂嫂,并且每人敬了一杯酒。

大哥问她们:” 你们会唱歌吗?”

六位嫂嫂异口同声地回答:” 会!”

嫂嫂们面面相觑,居然没有一个人会唱。大哥似乎很失望。

大哥抽着烟,突然指着我说:” 来,坐这里。” 他拍着自己身边的沙发。

我小心翼翼地坐在大哥身边,他拿起一根烟放进我的嘴里,他亲自拿起火机,给我点燃,然后对着六位嫂嫂说:” 今天这位是大哥,我是二哥。”

剧情反转得太快,这让我有点眩晕。抽了一口烟,呛得差点喘不过气。

大哥对着我身旁的三个姑娘说:” 把大哥给我陪好。”

三个姑娘同时举起酒杯,向我敬酒。身边的一个小声安慰我:” 你喝吧,没事。”

Am 05:00

大哥要来麦克风,对着话筒讲道:” 我是干房地产的,但我开始是一个泥水……泥水工人。干活的时候是整天风吹日晒,吃的完全不是菜,里面他妈的还有老鼠屎…… ”

姑娘们有的在聊天,有的偷偷拿手机刷朋友圈,只是到大哥停顿的时候,她们会使劲鼓掌。

大哥说了很多很多,一开始铿锵有力,后来声音变得含混不清,直到他睡了过去。

凌晨五点时候,我把大哥叫醒,他看起来清醒了一些。大哥当天一共消费六万多,他很爽快地结帐。四瓶没有喝完的酒,经理给存了起来。大哥给姑娘们一人一千消费,我也得到了一千,这是我拿过的最多的一次小费。

大哥醒来后好像不认识我一样,没再和我说过一句话。

凌晨五点多的夜店,开始变得静悄悄的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零星的几个服务员正在收拾沙发上的彩带和酒渍,清洁工则忙着打扫地下的纸片和污物。好像是所有来过的人一起做了一场梦,醒来后只剩下空虚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优米日报 » 工体西路的夜店

赞 (0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