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京楼市最大的黑幕在这里

临近年底,房产圈子里的各项盘点照例又多了起来。前不久看到几个房产媒体的策划,做出了卷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架势,曝光了几个楼盘无证施工,几个开发商质量被维权等等问题。

其实,这些都只能算小问题了,连黑幕的边都够不上。所谓的黑幕者,第一要够黑,兹事体大,不过单凭天朝的记者能揭开的,似乎都算不上够黑;第二要够厚,幕者,垂也,不厚重不私密都不算黑幕。

满足以上两个要求的,在房地产圈子里,那就只有一项:拿地。

可惜现在的房产记者,只能或者只会跑跑土地拍卖现场,扒扒网上拍卖信息,等等拍卖结果。那些拿地背后的操作黑幕,一方面难以突破,没有深喉或者线人难以挖掘出镜,另一方面涉及重大,略微深入便是多条红线,各种利益关联。

我当年机缘凑巧,开发企业拿地之前起了冲突,某一方有所吐露,让我如武陵人洞其中,豁然开朗,利益操作如阡陌横亘,各种往来令人惊叹。不过,最后还是悲哀地发现,以本地媒体和我的能力,根本没办法采写这些黑幕。饶是如此,我转行不做房产记者之后,也是让南京市国土宣传部门额手称庆,从此甩掉了一个大麻烦,因为我当年试探打听的那些问题,已经开始触及幕后。

怎么办呢?无凭无据,不能冤枉好人呐。幸好,记者挖不出来的事,有组织上提人民出头——打老虎过程中,南京就牵扯出了这样的一系列拿地黑幕。

江苏的大老虎被打,又明显涉及到房地产的,最典型的就是江苏省原常委、秘书长赵少麟了。赵少麟之子赵晋,在南京和天津两地涉足大量房地产开发。2014年赵少麟落马之后,赵晋的商业帝国也被逐步披露出来。

赵晋在天津的房产开发情况,我不是很了解,多家全国性媒体陆续作了披露。我只说说他在南京的开发,我从2013年追踪中央门地块更改规划开始,瞎猫碰上死耗子,瞄上了赵晋在南京的开发布局。

就房产开发来说,赵晋是个不错的领导。我身边的一个哥们,当年曾在赵晋手下任职多年,他告诉我说赵晋做事很有魄力,对下属也慷慨大方,笼络了一批人在他手下。后来赵晋转道天津发展,他才从丹凤街项目出来,跳槽去了其他房产企业。

我也和赵晋在南京的开发负责人打过交道,一位保养和涵养都非常得体的女士,带着令我难忘的阳绿翡翠挂件和冰飘绿的翡翠手镯,讲话声音很好听,温柔娴静。她原本是天津市建委部门的中层领导,后来加入了赵晋的公司,负责南京多个地块的开发。

在赵晋事发之后,我们做了一个不完全统计,赵晋手下的几家开发公司,从2010年到2013年,在公开的招拍挂市场上,在南京一共拿下了8幅地块,当时成交的土地价格总值超过了33亿元。

这些地块到目前为止,只有部分地块动了工,旋即又因为赵晋事发而停工,其他的基本都没有实施开发。如果按照目前的土地价格来看,赵晋在南京的这8幅地块,总价值早就超过百亿元了。

拿他在中央门金基翠城南面的那块地来说,2011年赵晋手下的江苏盛康商贸有限公司,以3.16亿元总价竞得,容积率为4.0,项目规划是兴建80米的高楼。2013年项目开始动工后,遭到了金基翠城业主的强烈反对。因为80米的高楼一建,金基翠城南侧的两栋居民楼日照将大受印象。

那个时候,在季建业杨卫泽执掌南京期间,老百姓的呼声还是相当管用的。最后,由杨卫泽出面协调,80米的高楼调整到了24米,削低了56米。正是开发商的这一超越常理的慷慨举动,吸引了我作进一步的追踪。

如此顾全大局,一定有原因。后来追踪到的消息,是将中央门地块减少的容积率,补充到赵晋在模范马路和河西的两幅地块上去,即便按照当时的板块价值来看,削低56米的生意也不亏。

再后来,有媒体披露说,赵晋和杨卫泽走的很近。其在天津发展一段时间之后,正是在杨卫泽主政南京期间再次回到南京,大展拳脚,连续拿了一批开发用地。其中,以2013年5月9日的一次土地拍卖最有代表性。

当时,位于玄武湖西侧的一幅商业地块NO.2013G16地块挂牌拍卖,赵晋旗下的德胜地产和凤凰传媒两家公司报名竞买。当时,这幅商业地块挂牌底价是2.69亿元。拍卖当天,凤凰传媒居然因为“走错地方”而迟到,未能参与拍卖,结果德胜地产以底价竞得该地块。

2.69亿元的地块,几千万的竞买保证金,谁会走错地方?啊呸,鬼才相信。

倘若不是赵少麟落马,肯定有人会真的认为,凤凰传媒土地前期的负责人会傻到这种程度,连土地招拍挂的竞买场地都走错。赵晋房产帝国的黑幕揭开一个角,给当年的凤凰传媒洗去了冤屈。

当然,新的问题来了,赵晋丢下的这8幅建设用地,接下来会怎么办呢?那可是一百多个亿啊。

我只是提个醒,自媒体没有新闻采编权,也不敢关注。

洗洗睡了。